公司新聞

福建金綸高纖:從深扎長樂到放眼海外


——董事長鄭寶佑談區域競爭策略及產業鏈配套優勢
來源:中國紡織報 日期:2016年7月6日
       今年已年過7旬、“扎進”紡織行業30多年的福建金綸高纖股份有限公司(下稱金綸高纖)董事長鄭寶佑,是福建紡織業界舉足輕重的風云人物。

  以鄭寶佑為代表的“鄭氏”三代人創辦、經營著多家紡織廠,合計紡紗規模約400萬紗錠,占長樂市總紡紗規模600萬紗錠的66.67%。在福建長樂紡織行業中,“鄭氏”企業強大的競爭優勢眾人皆知。

  這樣的成績足以讓很多人羨慕,可鄭寶佑卻并不滿足。2003年,他又向紡紗上游化纖原料進軍,創辦了金綸高纖。該企業年產滌綸絲約100萬噸,目前已成為福建省規模最大的滌綸絲生產基地,以及福建省最大、全國第四大滌綸短纖生產基地,也是福州地區首家產值過百億元的紡織化纖企業。

  近幾年,全國經濟普遍遭遇下行壓力,福建省政府召集相關企業代表召開座談分析會。如果來自不同行業的企業代表共五六名,鄭寶佑便會是其中一位,他會被邀請作為紡織業代表參會。鄭寶佑堅持給福建省政府傳遞這樣的理念:紡織雖屬傳統行業,但通過持續創新仍充滿發展潛力,大有可為。

  那么,“鄭氏”的紡紗規模能從最初的幾千紗錠迅速擴張到400多萬紗錠,且在市場行情不好的這4年依然不愁銷,經營“秘訣”是什么?從紡紗廠向上延伸到年產100萬噸的化纖原料生產,是出于怎樣的考慮?既有化纖原料又有紡紗廠,這樣的產業鏈配套有哪些競爭優勢?相比江浙一帶的聚酯滌綸企業,堅持“深耕”福建長樂的金綸高纖凸顯出哪些特點?近幾年行情低迷,金綸高纖進行了哪些調整,有哪些新思路?

  長絲“私銷”

  在沒有成立金綸高纖的2003年以前,長樂紡紗企業需要的滌綸短纖原料多從江浙一帶,甚至從國外采購。為了解決大家共同面臨的原料瓶頸問題,鄭寶佑看準時機,投資成立了金綸高纖。

  金綸高纖一期20萬噸滌綸短纖項目于2005年投產,二期20萬噸滌綸長絲生產線于2008年投產。2012年年底,三四期項目也全部投產。目前,金綸高纖滌綸長絲年產量約50萬噸,滌綸短纖年產量約50萬噸。

  “滌綸短纖項目達產后,考慮到當地紡織產業發達、經編廠多、下游需求量大,我們又投建了長絲項目,包括POY、DTY、FDY品種,這些產品在長樂享有很高的信譽。長樂過去沒有化纖原料,紡織廠要去江浙一帶買產品,運費要自己承擔。金綸高纖成立后,使長樂紡織企業的原料實現了就近供應,節約了他們的采購成本。可以說,金綸高纖自投產起,就擔負著長樂紡織原料供應的任務。長樂紡織業目前這么發達,跟金綸高纖的發展有很大關系。”鄭寶佑這樣分析投資上游原料的價值。

  鄭寶佑至今仍對前幾年生意的火爆記憶猶新。他回憶道:“2010年以前,客戶買我們的滌綸長絲甚至要托關系,托親戚朋友,但我們也沒辦法,當時就是沒貨。”目前,金綸高纖的滌綸長絲主要賣給長樂周邊的織造企業。對此鄭寶佑有個形象的說法:“長樂本地的經編、花邊和針織企業就像是我們的‘私家’客戶。相比江浙一帶的滌綸長絲廠,我們在滿足本地織造客戶需求方面更有優勢。我們的滌綸長絲基本都賣給‘鄰居’,就地消化。”

  區域銷售有一個最直接的好處,便是省去運費。在目前激烈的競爭中,運費對于滌綸企業占領市場、贏利多少至關重要。而在長樂這片下游織造業發達的區域市場中,金綸高纖占盡“主場”優勢。比如,從江蘇盛澤到長樂,每噸滌綸絲的運費約為300元,而如果從金綸高纖就近采購,這筆運費就可以省去。
  短纖“自銷”

  從全國范圍看,金綸高纖的滌綸短纖的優勢非常突出,這主要是因為“鄭氏”本身擁有較大的紡紗規模,可以全部內部消化掉其產品。

  在長樂,鄭家合計紡紗規模約400萬紗錠。金綸高纖每年50萬噸的滌綸短纖產量,全部供給自家的紡紗廠還不夠用。
  “無論市場行情好壞,我們都是滿負荷生產,但其他的滌綸短纖廠就沒有這么幸運。一旦遇到市場行情不好,他們就要減產,產能經常只能開到六七成。對于工廠,如果產能不能完全釋放,生產成本就會上升,競爭力就會受到影響。從這方面看,金綸高纖在全國滌綸行業的競爭力是獨一無二的。”談及此鄭寶佑語調輕快。

  在鄭寶佑看來,競爭優勢同樣獨一無二的,還有自家的棉紡廠。“鄭氏”的多家企業紗線產量大,包括棉紗、精梳棉紗、T恤紗、人造棉紗、色紗、麻灰紗等齊全的品種,這會對客戶采購形成帶動。而且,由于量大、企業數多,更容易滿足客戶特別的需求。

  比如,有些長樂紡紗企業每天的紗線產量只有3-4噸,如果客戶需要60噸紗,他們很難調整生產,較難滿足客戶需求。而“鄭氏”的紡織廠每天的紗線產量約為1000噸~2000噸,客戶需要的產品他們只要稍加調整就能提供。而且,多家不同的紗廠之間形成互補,即便這家工廠沒貨,也可以協調客戶就近去有貨的工廠買貨。

  “紗錠數有限的紡紗廠不可能什么都做,而我們基本什么紗都有,所以盡管量這么大,即便是2012年以后市場比較難的這幾年,我們也從來沒減停產過。2010年以前,我們的紗更是供不應求。”鄭寶佑表示。

  當被問及紡紗規模能快速擴張的“秘訣”,鄭寶佑表示:“我們建了很多工廠,但有一個特點,廠都不在一起,每家企業都有單獨‘作戰’能力。一家紡紗廠的規模約為30-50萬錠,交給一個人去管,也能管得過來。這樣的思路和模式有一定優勢,使工廠較容易‘復制’。而且,不同的新廠也給了業務骨干更多的職業上升空間,有利于人才的培養。另外,我們堅持從銷售出發決定投資規模的大小,如果量一下子做得很大,卻沒人買貨,那就容易出問題;但如果依據需求循序漸進發展,使產品供不應求,這時形勢就會逼著企業去做大,規模就容易做上去。”

  色絲“布點”

  聚酯滌綸行業當前的產能已處于結構性過剩狀態,在此背景下,金綸高纖接下來將不再考慮擴充產能,而是致力于技術和產品創新。
  為加強產品創新,金綸高纖今年新成立了產品研發小組,由鄭寶佑擔任小組長。鄭寶佑表示:“目前滌綸行業已是供過于求,我們沒有必要在量上再進行擴張。但我們會不斷投入,提高產品附加值,調整產品結構,使品種更多樣化,追求更高的利潤。”

  其中,加大色絲研發力度,并以色絲為基礎開發創新色紗和針織面料,是一條重要的突破思路。2015年,金綸高纖開始探索如何使一條生產線能生產兩種顏色的滌綸絲。今年五六月份,色絲產品面市。

  鄭寶佑指出,目前生產色絲很賺錢。金綸高纖的一條滌綸短纖生產線每天可以生產200噸產品,如果這條生產線每天全部生產色絲,10天的產量就是2000噸。但實際上,色絲目前的用量很少,2000噸色絲要賣給誰?這是個大問題。同時,色絲雖然利潤高,但如果把色絲生產線轉回去生產普通產品,則需要清洗機器,而且浪費原料和產量,這樣,生產色絲本來多出來的利潤就又還回去了。鑒于此,金綸高纖開始研究、探索,尋求技術上的突破。

  “工廠天天跟機器打交道,當企業有了新需求,技術人員就會去思考,如何在一條線上既能生產少量黑絲,又能生產白絲,最后終于變成了現實。目前,廠里有7條線,如果每條線都能成功生產白色和其他顏色,那滌綸產品的顏色將會很多。今后我們會堅持做類似的創新。”鄭寶佑表示。

  但目前,金綸高纖還只是從“點上”生產色絲產品,并不會全面鋪開。對此鄭寶佑強調:“企業不可能一下子做很多創新產品,而是要首先保證銷售。一家企業的規模、產品的產量究竟要做多大,誰說了也不算,應該由市場需求說了算。”

  出口“開花”

  在國內聚酯滌綸市場艱難前行的這3年,金綸高纖逐漸打開了出口市場,出口量的快速增長在很大程度上緩解了它在國內市場的壓力,并成為企業利潤的新增長點。

  自2014年開始,金綸高纖的部分滌綸產品出口到巴基斯坦、土耳其等國家。2015年,出口量實現突破性增長,占總銷量的比例上升到約10%,銷量翻番。今年前5個月,每月的出口量更是實現同比100%~200%的大幅增長,占總銷量的比例繼續上升至約20%。

  嘗到了出口“甜頭”的金綸高纖這兩年持續加大在加彈方面的投入,專門用于做DTY產品出口。目前,DTY出口量約占其年出口總量的八成。2015年,公司在加彈設備上投入了1億多元,近幾年已合計投入3億元~4億元,今年,仍在陸續進行設備投入。

  這幾年正值國內聚酯滌綸市場新一輪低迷周期,在這種行情下,進行幾億元的大手筆投入劃算嗎?對此,鄭寶佑有著自己的理念:“我們通過加大投入,提高產品利潤。比如,1噸POY產品的利潤本來只有50元~100元,但通過引進先進的加彈設備,每噸產品的利潤可以增加到約1000元。若從投入、產出角度核算,投入設備的成本預計3年左右可以收回。總體看,100萬噸的總量雖然比較大,但是通過創新,使產品結構更豐富,企業競爭力就會增強。”

  “接下來幾年,金綸高纖的發展思路是,繼續占領長樂市場,這塊‘陣地’不能丟,在此基礎上,努力開拓出口市場,預計公司的出口量還將繼續增長。”鄭寶佑對于出口市場的前景比較看好。

  當被問及仍在負重前行的滌綸行業行情何時會“峰回路轉”,鄭寶佑做出了這樣的判斷:“未來3年,聚酯滌綸市場仍將供大于求,供求關系難有改善。但是,大廠家仍能生存下來,只是利潤會受影響。今后幾年,投資幾十億元大規模建廠、產能實現大規模擴張的機率變得很小,不過局部產能仍會有一些補充。”盡管如此,鄭寶佑對滌綸產品需求的恢復仍持樂觀態度。“未來幾年,經編等織造環節的需求增速將快于滌綸行業自身產能的增速,這會帶來希望。長樂紡織化纖業目前的困難只是暫時的,機會仍很多,大家應堅定信心往前走。”鄭寶佑這樣強調。

福建省金綸高纖股份有限公司版權所有
網站備案號: 閩ICP備20010921號-1

分享

取消
20岁女人的批日起舒服